案例赏析

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方案

您现在的位置:初铭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互联网家装热 哪个才是互联网家装“真”模式?

2015-08-28 10:24


  核心提示:在互联网家装领域,已逐渐分化成两派人马:“自己干”和 “搭平台”。两派人马各有各的说辞,究竟哪个才是互联网家装真模式?

  在互联网家装领域,已逐渐分化成两派人马:“自己干”和 “搭平台”。在“搭平台”一派眼中,“自己干”型属于伪互联网家装企业,他们本质上与传统家装企业换汤不换药;然而在“自己干”者看来,实现产品极致必须亲力亲为,因为无论“搭平台”者如何筛选,但平台上销售的依旧是各家装公司的现有产品,家装业各种顽疾仍存。两派人马各有各的说辞,究竟哪个才是互联网家装真模式?

  有的自己干有的搭平台

  今年年初,爱空间CEO陈炜借顺为资本创始人雷军的名气,让“互联网家装”这个名词红遍大江南北,而自己也被冠以“小米家装”的头衔,一时间成了“互联网家装”的代名词。

  在陈炜看来,所谓的互联网家装是指将价格不透明、工期冗长、成本浪费的家装,改变成为可定价、定期的标准化家装,并通过线上实现交易和全程监控,线下实现体验和交付的新型家装模式。通过客户参与,快速迭代,优化产品。

  为了改变传统家装施工组织形式中的弊端,爱空间自有库房、自养工人,亲力亲为做施工。陈炜认为,只有将工人牢牢握在手里,才能更好地把控施工质量。

  与爱空间类似,海尔有住、房天下也被可以划归为“自己干”阵营。

  然而在互联网家装领域,还有一类企业自己不做装修,而是将重心放在“搭平台”上。事实上,这类平台比爱空间、海尔有住、房天下更早进入互联网家装领域。

  2009年,土巴兔装修网正式上线。土巴兔副总裁徐建华说,他们不做装修,只负责帮助客户筛选海量信息,并为其推荐最合适的家装公司。据悉,今年7月,土巴兔的日平均流量达200万。而有数据显示,如今通过百度搜索家居建材装修的网络用户,平均每天约300万。

  与土巴兔类似的,还有今年6月1日上线的齐家网。据齐家网总裁邓华金介绍,通过精选不同类型且各具优势的整体家装套餐公司入驻齐家网,打造一个整体家装套餐的“精选平台”,用户可以在线上选择适合需求的装修套餐,而齐家网会以第三方监理的身份对后续的施工、售后、服务环节提供保障。

  对于即将进入互联网家装领域的新人来说,有的也选择了“搭平台”。由装饰行业上市企业洪涛股份投资创立的优装美家便是其中一员。公司从去年11月开始筹备时,就曾在“自己干”还是“搭平台”之间徘徊,而最终选择了后者,并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上线。

  为何选择“搭平台”?

  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搭平台”互联网家装阵营的同时,有人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家装施工尽管看似繁琐,但其实工作非常简单单一,只要把施工质量做好,就能从客户手中获得应得的利润。但是搭平台所要牵涉到的方方面面要多得多,也更为复杂,一旦发展受阻,消失只在眨眼间。那么这些企业究竟为何要做精选平台呢?

  对此,邓金华给出了这样的解释:装修过程最核心的是设计、施工、材料、售后,平台的职责是帮助用户精挑细选整体家装产品,并不需要自己钻研如何组织每一个环节才更加科学合理。“以平台整体家装产品设计为例,平台上所有产品都是经平台用户群投票选出,只有投票排名靠前的套餐产品才有机会进入齐家的整体家装设计方案中。”邓金华说。

  对于为何选择平台模式,土巴兔副总裁徐建华认为,任何行业都应该有一个精细化的分工,擅长做施工的家装企业不见得适合做营销,所以应该由互联网装修平台的流量优势直接为家装企业导入客源,正所谓各司其职,大家才能各自做到最好,更专注地为业主提供优质服务。

  “实际做装修的互联网装修公司跟传统家装公司相比,在本质上并无多大差别,只是价格更低、工期更短。”徐建华指出,这些公司先后推出各个价位的套餐包,今天可能是699每平米全包,可能明天其他人出个 599,掀起了一场价格战和工期赛跑,“但大家的重点都错了,其实如何将施工质量做得更好才是他们应该关注的焦点,而非一味地搞营销、拼价格。这样的价格战传统企业早就做过,并没有解决装修行业交易双方信息不透明的痛点。”

  而在优装美家CEO姜涛看来,这种商业模式并非是他们主动选择的,而是用户的需求点在这里,所以他们来到了这里。“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们一方面找第三方专业机构做调研,一方面自己也在做着深度用户访谈,在我们调研了1700多位用户以后发现,其中超过70%的装修用户及潜在装修用户都表示他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一个海量的商品库及服务商数据库,而是一个经过优选的,服务、售后、质量有保障的公平公正透明的平台。”

  姜涛发现,只有站在消费者的痛点和需求出发才是企业的最佳发展方向。但跟齐家网、土巴兔等拥有着多年互联网发展背景的企业不同,作为新兴企业的优装美家似乎在经验方面稍显薄弱。但对于这一点,姜涛并未表现出过多的担心,他说:“我们尽管也是在做平台,但我们和传统家装电商平台定位及业务重心并不相同,我们在他们的基础上进行了优化和聚焦,更注重给用户提供装修过程中、装修过后的服务和质量保证,特别是在线下自建了一支‘家装管家’团队,给目标用户提供靠谱的线上、线下装修服务,另外还有诸如图库、优选商城、智能环保硬件等核心业务。”

  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自己干”型互联网家装模式相比,“搭平台”汇聚各家之长,在规模上更容易做出成绩。

  “自己干”是为去除行业顽疾

  自有仓库、自养工人、零利润的699套餐、20 天工期,一直到今年他们推出的城市合伙人项目,爱空间一直在强调一点,那就是现阶段他们并不赚钱。所以业内有这样一种说法,从爱空间上线之日起,陈炜好像每一天都在为难自己。其实在爱空间成立之前,市场上的家装公司、家装信息平台便已经不胜枚举。既然如此,陈炜为何执意家装施工亲力亲为?

  其实很多人都想问陈炜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做平台?平台很轻,而爱空间现在是在做垂直产业,做的很重,问题是爱空间是有条件做平台的,那么对于家装这种看起来“自讨苦吃”的买卖,陈炜为什么做得这么起劲?

  “平台只是给了产品一个展示的空间,但并未改变产品本身。”陈炜说,他希望家装行业越来越好,这里的越来越好不仅指施工质量更有保障更可控,也指家装公司能够给到消费者性价比最高的产品,让家装这项 “活计”变得损耗更低更环保,只有专注做产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行业的顽疾。“而这个愿景,做平台是没有办法满足的,因为产品还是那些产品。”

  在陈炜看来,尽管平台会将海量的信息经过筛选送到消费者面前,让消费者实现四选一、三选一、甚至二选一,但问题是,平台只是给消费者提供意见和建议,最后做决定的仍旧是消费者自己,谁来承担风险?当然也是消费者自己。但是当一家公司将工人、产品等把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施工质量就会开始变得可控。从专家的角度提供爆品,减少客户的选择成本。

  “平台是什么,平台是做信息量,垂直是在做专业,都是在做优化,平台优化的是信息的沟通,垂直优化的是行业的本质。但平台它没有改变工人的状态、施工的状态,还有产品物流的状态等等。”陈炜称,时至今日尽管他们已经遇到了很多困难,但他仍旧不改初衷,坚持做极致产品,未来也没有往平台模式转型的打算。

  这边,两派人马还在为自己的模式能言善辩,那边,家居电商业内人士唐人则云淡风轻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两种模式,一个做平台、一个做家装,这就好像一个人既要吃白菜、也要吃肉一样,从本质上讲是没有太多可比性的。”

  “做平台做到今天活下来的,都是九死一生,像今天的齐家网也好、土巴兔也罢,都是在多年间尝试了很多种模式,然后一不小心试对了才有了今天的成绩,他们都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而爱空间现在零利润的发展模式,其实也是在当前这种市场环境下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只有不要利润,才能跟传统家装公司有的竞争。”在唐人看来,两种模式各有优势,可以同时成功。而未来会有什么变化,谁也说不准。